2008年1月16日

街頭藝人愛說笑

鄭進一的「愛國精神病」專輯內,有一首歌改編自歌仔戲「乞食調」。原本的歌詞是在扮可憐、討好人,鄭進一將它改得「騙子」、「無賴」氣十足,偏又出以第一人稱敘述,結尾是「你再不施捨我就要用偷的了」,聽之令人噴飯。歌中有句「老闆呀,老闆娘呀,我好可憐喔,趕快施捨我吧,賞我一點油錢吧,我的車沒油了」,令我想起我在美國佛羅里達州邁阿密見到的一名乞丐。

那年我去美國自助旅行,途中來到佛羅里達州邁阿密,遇到一名黑人乞丐坐在馬路邊,說個不停。說是乞丐,他面無愧色,侃侃而談,氣勢不遜當紅電視脫口秀主持人。難得的是,他妙語如珠,所有觀光客聽了,都忍不住掩口而笑。舉例來說,他講一半,會忽然手指對街的轎車喊:「喂!別弄髒我的車!」從車旁走過的路人嚇一大跳,稍後才會意到他的幽默。另一次在紐約搭地下鐵,一位仁兄(剛好也是黑人)忽然開始在擁擠的車廂內演講,起先大家以為他有精神病,仔細聽,他談的是自己的行乞經驗,原來是繞著彎子在討錢。他也是妙語如珠,唱作俱佳,例如他說:「有一次有一位紳士給我一張鈔票,我接來一看,居然是一塊錢,天啊,這麼體面的紳士居然只給一塊錢。我展開鈔票一看,上頭的華盛頓眼中含著淚水(tears in his eyes)。」

這兩位是乞丐,其實更像是街頭藝人。正宗的街頭藝人自然更是刻意幽默,以多掙賞錢。在芝加哥見過一位穿緊身衣的小姐,徵求一名男觀眾蹲下,站上他肩,兩人站直,疊成一層樓高,引來熱烈掌聲,這時高高在上的小姐,對她身下的觀眾說:「喂!你可千萬別鞠躬!」另一位男士表演同時拋九顆小球,演完以大帽子收錢時說:「可以放錢,也可以不放,但是千萬不要把錢拿走。」

還有一天,我去費城博物館看莫內「睡蓮」,故意不買票,在門口等人求售他已買的票,以撿便宜。果然,我和一位小姐成交了,掏錢給她時,我開玩笑說:「我想你不收支票。」她的反應很好:「沒錯,我們也不刷卡。」兩個各取所需的人哈哈大笑,氣氛極佳。相對於此最成功的笑話,我所見的最失敗的笑話,發生在我在舊金山搭有軌纜車時,那時很多遊客模仿電影中所見,吊在車尾,將半個身子伸出車外,非常危險。駕駛員以麥克風調侃說:「門口的乘客,請面朝前方,這樣你才知道你被什麼打中。」他講完,沒人理他,當他不曾說話,他只好繼續介紹街景和本市歷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