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年1月5日

最後的通信

From: John [mailto:John@gmail.com]
Sent: Saturday, January 05, 2008 3:21 AM
To: Mary
Subject: just can’t let go
親愛的瑪麗:這麼多任女友中,我只對你說過我愛你。我愛過的不只你,但是只有對你說我愛你,我不害羞。記得上次我向你提分手嗎?我不是嫌你,而是,我為我無法成為你期待中的我,為我無法完全包容你,羞愧得無法與你在一起,才黯然求去。我追求意義,其次才是相聚,你能理解我這優先順序嗎?分手後,我常想起,有人說,置之死地而後生,但絕大多數的情形是,置之死地後,便萬劫不復的死了。我曾死裡逃生,這種僥倖可能在人生中發生兩次嗎?從前,好幾任女友對我說,要永遠與我在一起,我對不同人也說過相同的話,最後都落空了,因此當你無心機的對我那麼說時,我為你這輕率的承諾而不安。和你在一起,痛苦也是快樂,因為我知道,要不是我愛你、在乎你,我根本不會痛苦。我比你敏銳,我很早就知道我註定要有苦頭吃了。啊,我是病人說囈,我不該在分手後說,但我還是要說:我有一個性幻想,希望你全裸站在桌上,讓我仰頭,好好看你半小時。我恨我沒有在和你交往期間,將這幻想付諸實行。我不怕老,我慶幸自己不再像年輕時那般無知,可是,和你在一起後,我開始怕老,我怕你被我的外表所誤導,看不出我在感情部分永遠是少男。枕頭上本有你的氣味,分手久了,也就淡了,我只好拆下枕頭套,將它洗乾淨。想起你常檢查我的皮夾和手機,如果過去的女友這麼做,我早就瞪她白眼,要檢查可以,該先問一聲吧?可是,你這麼做,我只微笑看你做,沒有問題,檢查吧,無所謂,我知道,你愛我,才這麼做。分手時,你謝謝我多年來陪你,陪?這麼說,令我覺得我是一株綠化室內的好盆裁。多年來,我對你做的,只是「陪」?分手半年後,你告訴我你另外論及婚嫁,並說,再沒有男人比我更正直了。正直?什麼意思?是說我主持會議時十分公道,還是賣東西時不偷斤短兩?我是正直沒錯,但那是由我對你的愛衍生出來的,請你誇獎我對你的愛,不要從諸多衍生物中只選一項來誇。從前,我抱怨你不停扣我分數,分手後,你來信說,或許你真的對我不停扣分,從你的說法,我知道,你不了解我為何抱怨。反過來說好了,我從來不扣你分數,因為我已不替你評分,根本不知你現在的分數是多少。當我說我愛你,我的意思不只是我選擇你,而是我不再選擇別人了,既然不再選擇,就沒有必要評分。我抱怨你扣我分,所抱怨的是,我不再選擇,你卻繼續選擇,真不公平,如果你仍在選擇,為什麼常說「我們老後可以搬去花蓮住」之類的話?對你而言,說話很簡單,脫口而出,我口說我心即可,我卻慎重的把每句話當作承諾。夜深了,我失眠了。如果愛是一種病,我已病重,甚至病危。我不該寄這封信給你的,但是我知道我一定會寄,而我明天就會後悔。不管了,寄吧。你的舊愛約翰。


From: Mary [mailto:Mary@gmail.com]
Sent: Saturday, January 06, 2008 9:51 AM
To: John
Subject: re: just can’t let go
別再寄信給我了。